崔迪
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
吴舫
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

我们是流行文化观察者,饭圈究竟是个什么圈,问我吧!

从花2元可买70张明星健康宝照片的产业链,到王一博被粉丝报假警的迷惑事件,再到男团偶像恋爱曝光,应援送礼、隐私买卖、贴身跟拍、数据造假——娱乐圈事无大小都占据网络热搜,牵引着公众的注意力。
微博求翻牌,淘宝觅同款,重金砸应援,技术时代的粉丝文化改变了吗?新技术如何影响了我们“休闲娱乐”的方式?我们该如何看待“泛娱乐”的媒介环境?除了快乐,娱乐还能带给我们什么?“中国式追星”有何特色?我们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崔迪、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吴舫,关注技术时代的青年文化,关于粉丝、饭圈、追星等问题,欢迎向我们提问!
477
焦点 2020-12-30 进行中...
新颖、大胆、专业、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,开始提问吧!
10个回复 共56个提问,

热门

最新

崔迪 2020-12-31

感谢提问,很棒的问题~我最近也常常思索,以下是不成熟的想法。
从捍卫人性的“应然”角度,每个人的私人生活都应该受到尊重、得到保护。但偶像作为公共人物,从公众注意力中获取了大量利益,因而让渡部分私人空间交给公众观看,这从来都是明星的职业需要。
不过,明星的公私界线并无明确规定,它在多方协商中形成,因此也常常会偏移,引发争议。
这种矛盾在当下内娱尤其尖锐。在移动、平台、社交媒介环境下,流量明星与粉丝之间形成了高度的”相互可见性”,双方的关系也是“战略合作”的。流量明星在“被看见”的过程中获得了很大的权力,这势必要暴露更多“私人”的面向,才能持续收获关注。
饭圈经常会流通一些接送机的图片,上下班的图片,以及各种场合的“生图”。明星自己则要开直播,晒生活。
广义地讲,这些都是明星的“营业”范围。这和传统媒体时代的狗仔偷拍非常不同,因为这些曝露是主动的,积极的,双方默契下进行的。
在这种不断增强的相互可见过程中,偶像的私生活空间势必缩小。这是新技术与偶像商业模式决定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这是分割线)
恋爱与私生活有关,但基本是另一个问题。
能不能恋爱和偶像的类型有关。
窦唯和王菲是曾经的神仙眷侣。
张杰和谢娜是同人圈知名CP。
鹿晗关晓彤引发争议,但是数年过去,也渐渐厘清了和粉丝的关系。
李荣浩和杨丞琳受到祝福无数。
在养成系偶像中,恋爱则是禁忌,最典型的是男团选秀偶像(如R1SE)或面对面偶像(如SNH48)。这种禁忌体现了一些重要的、但未被言明的商业准则。举例而言:1)这些偶像团体通常会贩卖恋爱幻想 2)这些偶像团体有非常明确的性别细分市场 3)这些偶像团体运营倚重粉丝的数据和金钱投入。
简而言之,这种禁忌是粉丝(作为消费者)与艺人(作为商家)之间形成的商业契约。
但是,这是不是与人性产生矛盾了呢?商业与人性大概总是难以调和吧。

崔迪 2021-03-02

在电影《罗曼蒂克消亡史中》,韩庚饰演的赵先生对章子怡饰演的小六说:“你平时这么俗气,这么十三点,到了镜头面前,又是这么精致,这么有气质,不可思议!天生是块做演员的料。”
这段台词我印象很深——因为它道出了媒介名人本身就是一个“人设”,媒介本身就是一段表演,舞台上的人和ta本身可能是不同的、甚至是相反的。从本质上看,我们追逐的媒介名人定然是一种设计或设定,而不是某种本真的东西。
但今天的媒介技术环境更透明。除了看到呈现出来的舞台,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角度去了解一个人(比如社交媒体、路人偶遇、综艺节目、直播)。这是一个可见性增强导致明星去魅的过程。这时候人设变得充满了危险,如果一个偶像的人设与自我太过分裂,则会遭到怀疑和厌弃。今天的演艺者必须更好地平衡自我与舞台形象之间的关系,小心维护;更多地延伸自我,突出某些个性,而不是虚构一个完全无关的面向。
以往的明星只要处理好作品和媒体关系,但今天的偶像则要在众多粉丝面前努力经营。可以说,今天的明星在”维系人设”上要比以往更加辛苦,也更加困难,因为后台正在不可避免的逐渐敞开。有些明星路人缘很好,有的人则很容易遭黑——这种谜之体质,或许也涉及明星“真我”与“人设”之间的微妙关系。
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

什么是饭圈?

崔迪 2020-12-31

好问题!我也很难准确定义,但是可以从平台技术的角度聊一聊为什么粉丝变成了一个“圈”。
饭圈大体指“各类粉丝共同形成的圈层”。说它是圈层,因为它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、文化,里面的人有了共同的身份,与外面的人产生了行为和心理的区分,也就可以标出界线。
我认为当下的“饭圈”形成与以微博为代表的“平台”有很大关系。以往的各家粉丝群体,通常活跃在论坛板块或者百度贴吧,真正意义上的圈地自萌。
但微博平台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,形成了所谓的“类缘空间(affinity space)”——所有人都可进入,路人可以围观,有好感的可以尝试,狂热的也可以找到同类。
在新的平台空间里,粉丝不但看到了自家兄弟姐妹,还看到了千千万其他明星的粉丝,恍然大悟原来追星的世界这么广大。这会让我们想到本尼迪克特·安德森对印刷资本主义与想象共同体的讨论。
如果说通过阅读某种语言的出版物,靠想象都可以形成共同体,那么微博上看见彼此的粉丝更可以把彼此构建成一个“圈子”:原来我们追星的方法这么相似,原来我们都要做数据,原来我们都会p图剪视频,虽然我们可能受不了对方,但我们“骂人”的方式都差不多。
在平台空间下,大家在竞争、扶持、对抗、冲突中不断确认眼神,发展出新的风格和方法,一个更广大的“饭圈”(超越某个具体的粉丝组织)认同形成了。
同时,平台又有公共属性,很多社会议题也会讨论,其他的圈层也活跃其中。那么饭圈在与外部的交流过程中,会进一步明确自身的身份,勾画出更确定的界线。

崔迪 2021-01-23

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:娱乐是没有营养的。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,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。
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,用以麻痹人们,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。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,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。《娱乐至死》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。
所以整体上,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,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。
但在今天,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,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,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,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。
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/审美性的公共论坛,或者社会场域。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,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。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——在创造快乐之外,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,比如:
1)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,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,比如郑爽代孕事件,翟天临论文事件。这样,娱乐新闻与过去的“社会新闻”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。
2)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,比如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关注女性与年龄,《我独自生活》关注单身社会问题,《变形记》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,《忘不了餐厅》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。
3)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,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。
4)更主动的娱乐教育——比如《国家宝藏》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,《声入人心》《舞蹈风暴》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,脱口秀/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(比如996)。
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老虎机送免费彩金- 送彩金的电竞竞猜app-推荐官网